黄槿下剧本

(苏婉儿房,摇光走进来)
摇光:为什么今天你没有去参加祭礼?你不是每次都会去为那些女子祈福的吗?
苏宛儿:我不想去了,我要留在家里,为我自己祈福。因为明天轮到的,就是我。
摇光:你又在胡思乱想,怎么会呢?
苏婉儿:你上楼来吧。
(走楼梯,是那种老式木板楼梯得声音)
摇光:这么多菜,都是为我准备的?
苏宛儿:不是,这些菜是为我姐姐准备的。
摇光:你还有个姐姐?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过。
苏宛儿:我的姐姐三年前死了。我们是孤儿,爹娘死了之后,姐姐带着我过。姐姐很疼我,为了我,她拖到二十岁才肯嫁人。可是,就在出嫁的路上,她被人杀死了。你想不想看看我姐姐的画像?
摇光:恩。

苏婉儿:这是她出嫁前,管家为她画的。他的画一向都画得很好,只要看过一眼就能把那个人画得分毫不差。管家躲在草丛里,他看见了杀死我姐姐的那个人,回来之后,他就为我画了一幅凶手的画像。(另一幅画一下子打开)他画得真的可真像。
摇光(不自然笑):所以;你想报仇吗?

苏宛儿:一开始我是想的,可是现在,我不知道。
摇光:我得走了

苏宛儿:你走不了了,我不会再看你去害人的!这符有十二时辰的功效,这十二时辰里,只有我们俩在一起。如果你一定要杀死一个人,那么就只有我……

摇光:我不会伤害你。

苏婉儿(懊恼,痛苦,无奈,伤感,不舍):对不起……对不起……
(第二天早上,苏皖儿房间)
丽娘:小姐,你事吧?
苏婉儿:我没事,不过他不肯吸我的精血。
丽娘:地上……地上怎么长出这么多灵芝?
苏宛儿:那是他的血,他流了很多血……是他自己弄的,他在这屋里撞来撞去,拼命地抠他自己。他的样子看起来真的像是要死了,可是他却不肯吸我的精气
丽娘:所以你就放他走了?
苏婉儿:现在我只能如此。我已经有了他的孩子。

(夜晚,屋外的小院)
飘香:她的命原不该如此,怪只怪她爱上不能爱的人。梦龙,要是有天,你发现身边的人是你的仇人,但却不能杀了她,你该如何?
梦龙:我身边的人只有你,你难道还会是我仇人?
飘香:梦龙,以后我们永远都不分开,你说好不好
(飘香靠到梦龙怀里)
梦龙:香儿,你今天怎么了?
飘香:没什么……我知道的就这些,后面的事,要靠你自己。
梦龙:嗯,这些天我一直在想,可是关于母亲的事情,我记得的还是很少
飘香:不要急,今天想不起来,还有明天,现在很晚了,早点睡吧
梦龙:好

(飘香来到梦龙房间)
飘香(心理):梦龙,虽然我不想用这个办法,可是既然你那么想知道,我就帮你(施法)
苏婉儿:你是你,你为什么还要回来?
摇光:我不想再待在那个死气沉沉的地方。我总是在想你,一天也待不下去了。
苏婉儿:那么你这次来,不会再像上次那样了吧?
摇光:伏羲怎么会允许我叛离仙界?他一定会变本加厉地折磨我。
苏宛儿(悲凉):如果是这样,为什么你还要回来?
摇光:因为我宁愿死在你手里,也不想再做木偶。其实死也不是多么可怕,如果永生永世地活着,却只是被禁锢,那还不如死。我知道诛仙剑还在你的手里。
苏婉儿:八年了,都八年了,难道八年前没有了结的事情,现在还是要由我来了结么?原来,结局竟应该是这样的吗? (拔剑)
(梦龙从梦中醒脱)
梦龙:不,娘!爹!不!不!
飘香:梦龙!梦龙你没事吧?你记得以前的事情了吗? (跑过去)
梦龙:你,究竟是谁?
飘香:劫数终究是难逃的,梦龙,我是天上的神仙
梦龙:你是伏羲的人?这么说……你……就是……不,不会的……
飘香:是,我才是那个魔物,可是那天遇到你后,我说我会除魔,我没骗你,呵呵,魔物天天都跟在你身边,哪里还会有什么魔物呢。
梦龙:你这是怎么了?
飘香:梦龙,你走吧,想知道的也已经知道了,我不想让你看到我法力尽散,身体溃烂的样子

(马车上)
飘香:我们这是去哪
梦龙:我们在去终南山的路上,你身上的恶咒我解不开
飘香:大神下的诅咒,连摇光都无法忍受。 摇光走了之后,伏羲给身边的每一个人都下了同样的诅咒。如果不吸凡人精血,我们就会灰飞湮灭,刚刚为了帮你回梦,我已经动用真气,只会死的更快。
梦龙:到了终南山,我们去见师父,他法力高强,会有办法的。
飘香:没用的,除了大神自己,谁也解不开,除非……除非回到仙界去,可我宁愿死在凡间,也不愿回去。

梦龙:我们最终没有回终南山,因为飘香说那是凡间离天门最近的地方,就算死,她也不想再和仙界有任何的瓜葛。

梦龙:三月的春阳下,我抱着飘香在梨花树下。她一直冷得发抖,身子却依然是温暖而柔软我的手触到她的身子,便像是着了什么魔力,下意识地搂住了她。

飘香:其实我本来也不想做神仙,我只是想去找摇光。你知道么?他是第一个看出我有一颗心的人。那时我看着他跟一个女子说话,眸子像星星一样闪闪发亮,便想我也要跟他说几句话。后来我终于去到仙界,却听说他早已死了。可是我心里,总觉得他还活着,我就来凡间找他,可是我现在却明白了……其实我并不是来找他的,梦龙,我是来找你的
梦龙:别说了!香儿,你歇歇,等你好了,我就带你远走高飞,什么修仙,什么伏羲,我们都不要管不要怕了,好不好
飘香:梦龙,我好想跟你走,可是,我……我怕是不行了,收了我的元神吧……能死在你的手里,我得到的幸福,不比摇光少了。
飘香:谢谢你,谢谢你,小龙,让我找到了你,谢谢……永别了……
(穿插)
摇光:婉儿,谢谢你,谢谢你……让我找到你……谢谢……
梦龙:当飘香的元神从我手中慢慢消散的时候,我仿佛看到了火光中的母亲,她正轻轻地唱着那首绵长而忧伤的歌谣,静静地陪着父亲
苏婉儿:夫君,你不是最爱听婉儿唱歌,最爱看婉儿跳舞么?现在你看不到了,那婉儿就唱给你听,以后婉儿永远都唱给你听,因为,我们永远都不会分开了,我会陪着你的,陪着你……
梦龙:300年前的那天,父亲死了,当血从他胸前涌出来,忽然绽放了一朵血红的花。母亲独自坐在火焰中,屋旁燃起的熊熊天火已然舔上了她的衣袂,可她却依然一动不动地坐着,安详有如一朵静静绽放的莲花。火焰中,她的微笑是美丽而诡异的。
苏婉儿(唱):繁华,凋落一地秋 雨后 春深谁桥上携手

(全剧终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