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槿(上)

(南天门前)
使者:来者可是终南山清虚观梦龙真人?
梦龙:正是
使者:尔随吾来……
梦龙:啊……等等
使者:如何?
梦龙:我还有件未了的心事,可能要在凡间多待一段时日。
使者:尔凡缘未尽,即成仙,也是枉然,固……去便是!
梦龙:谢上仙成全……

(苏州城外的客栈)
路人01:听说啊苏州城里每月初一无月之晚便会有一人死去,到现在已经是第六个了。这城中的人都吓坏了,好多已经搬去别处。
路人02:真有这事?怪吓人的。
梦龙:想必是有魔物作祟,为何不请人作法?
路人一号:不晓得请过多少,全被魔物赶跑了。这位道爷莫不是也想除魔?我劝你还是小心点。
飘香:怕什么?,这个魔,我来除!
路人一号:嘿!小姑娘,大言不惭那!
飘香:哼!信不信由你们(转身)小道士,你是不是也不信,告诉你吧,300多年前,就发生过诸般奇事了。死者多为女子,死相枯槁,身上却找不出丝毫的伤痕,定是精血魂魄被人生生吸走了。
梦龙:300年前?……你怎么会知道300年前的事情?三百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?
飘香:哈哈哈哈,喂,我说,小道士,想不想跟我一起去除魔呀?你来,我就告诉你!

(山林深处)
飘香:小道士,你终于来了?我可等你很久了。不过你虽是道士,可却不像专为除魔而来。
梦龙:我想知道300年究竟发生了什么
(风过,三百年前)
摇光:这是很特别
摇光:这书特别是因为它有心,有心就有烦恼,没有心,就没有那么多烦恼
(风过,回到现在)
飘香:你既然来了我就告诉你吧!300多年前的苏州城死了很多女子,可当时有一个女人,她躲过了那场灾劫。
梦龙:她……她是谁……
飘香:她叫苏婉儿,是当时名扬万里的花魁佳丽……

(三百年前,苏州河边,祭礼附近)
摇光:今天是献祭的日子,姑娘为何独自一人站在岸边?莫非这船上的女子是姑娘的至亲?
苏婉儿:不是……
摇光:那姑娘是来观礼的?
苏婉儿:也不是……
摇光: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?
苏婉儿(转身):啊……是他?
摇光:你叫什么名字?
苏婉儿:公子叫什么?不如公子先说了吧。
摇光:摇光。
苏婉儿:摇光?那不是北斗神君的名字?
摇光:正是!
苏婉儿:你是北斗神君?那我不就是月中的嫦娥?
摇:你很喜欢嫦娥吗?可我觉得她美是美,但却是个木头般的女子,不会哭也不会笑,实在没趣得很。你比她可要强得多了。
苏婉儿:公子你可真会说笑,奴家都要被你唬住了。
丽娘:小姐,该回去了
苏皖儿:恩(天雷,这个恩是我录的,比影子小了好几岁)
摇光:唉……你还没有告诉我,你的名字?
苏婉儿:听说十五那天,花魁苏宛儿会坐画舫游河,公子会不会去看?

(船舫之上)

路人男子(多人):花魁娘子
苏皖儿:你说,鱼儿会上钩吗?
苏宛儿:丽娘,我们出来多久了?
丽娘:快两年了吧。
苏婉儿:两年零十四天了。这些日子里我无时无刻不在想怎么才能杀了他。所以我一定要等到他上钩,那样我才有机会!……他,今天一定会来!
丽娘:小姐,他会来的,我们先开船吧!
(音效:船开动)
路人男子(多人):花魁过来了,过来了
路人03:在哪呢,在哪呢
路人二号:别挤,别挤
摇光:花魁……娘子……苏婉儿?原来她叫苏婉儿?哈哈……哈哈哈哈

(苏州河边,雨中
飘香:看,这里就是画舫的旧址了,当时就在这里,她和摇光相爱了,但是,她却想要杀他……
梦龙:我从来都不知道母亲有那样的过去,是的,三百年前那个画舫游湖的女子,正是我的母亲,我仿佛看到母亲慵懒地倚在舷边,喧嚣从耳边一掠而过,她身上大红的绸衣在风中轻扬,看起来就像浮在边的一抹晚霞。

(集市上)
张铁匠:我正打算给小姐送货去,这次的真是好东西,别说苏州城,全天下只怕也找不出更好的货色,小姐肯定会满意的。
苏宛儿:先让我看了货再说吧。
张铁匠:小姐可看好了
苏婉儿:啊……
苏皖儿:果然是一柄消铁如泥的好剑。

(马车回去的路上)
丽娘:小姐,不知道这剑,能不能杀得了他?
神秘人:不能。
苏宛儿:谁
丽娘:小姐,你怎么了?
神秘人:那把剑杀不死他的。
苏宛儿:停车!
苏婉儿:你是谁?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?
神秘人:这你不必问。我知道你想杀一个人,可是那人并不是凡人,你手里拿的只是一柄凡间的剑,又怎么可能杀死他?你拿上这个。
(抽出剑)
苏皖儿:诛仙剑?
(给纸)
神秘人:把它贴在门上,你就可以暂时将他禁锢在屋里,不过只有十二个时辰的功效,所以也要小心使用。

(屋中,其实就是妓院内啦~)
苏宛儿:你在看什么?
摇光:这树很特别。
苏婉儿:这是黄槿,只有在遥远的东海边才有。有个从那里来的客商带来了种子,我问他买下了一些,没想到真的开了花。
摇光:这树特别是因为它有心。
苏婉儿:你又开始说笑了,树怎么会有心呢?人才有心。
摇光:树是不应该有心的,可是它却偏偏有颗心,有心就有烦恼了。如果没有心,就不会有那么多烦恼了。
苏婉儿:树心?……烦恼?

(屋中,摇光已经离开)
丽娘:你记得吗?从他第一次来到这里,已经过去整整三个月了。
苏宛儿:我当然记得。
丽娘:如果你还记得,那就更奇怪了。我一直以为你想杀他,是不是你现在已经改了主意?
苏宛儿:不,我知道我要杀了他。我只是在想万一我们弄错了呢?毕竟我们谁也没有亲眼见过……
(跑进房间里,从一个柜子的顶上取下一个画轴。)
苏皖儿:你看看,没有错吧?
丽娘:当然不会错。
苏皖儿:你再仔细看看,也许弄错了呢?
丽娘:小姐
苏婉儿:是啊……画里画的,早已经刻在心底,又怎么会看错呢?我是怎么了?
丽娘:小姐……后天就是初一了,无月的晚上你留下他,那时便是杀他得最好时机。
苏宛儿:就是后天了么?

题目 : 碎碎念、 - 博客分类 : 日记心得

留言

发表留言

引用


引用此文章(FC2博客用户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