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又一春》第一集剧本

马小东: 我叫马小东。马克思的马,邓小平的小,毛泽东的东。看名字就知道,我爹妈生下我满心希望我能成为一个伟人。但事情总是希望越大,失望越大。我吃吃喝喝太平无事活到二十来岁,我爹妈终于明白地认识到,我这辈子,只能这么个样了。人么,关键在个称心。我的现阶段最新目标——工资在目前基础上翻两翻,女朋友的脸蛋缩一圈罩杯前进两个字母。三天前我新买了的一辆小奇瑞,虽然才两万八,起码咱也奔进小康做了有车一族。自古香车伴美女,于是我赶在今天这么个阳光明媚的休息日,带我的宝贝燕妮到森林公园春风一度。

 

 

场景一:公园

 

 

{公园环境音效}

马小东: 宝贝,你现在最想说的是什么?

燕妮: (冷淡)风把云彩刮上来了,你看会不会下雨?

马小东: (干笑) 你就不能说点诗意的?好不容易咱有车了。

燕妮: (讥讽) 一个小奇瑞还现成这样,瞧你个出息!

{}

{高跟鞋的脚步声}

马小东: (心理) 哇...这身材...这相貌

燕妮: “……买个车,别的颜色不好买非挑个豆虫青!我跟你说话呢你听见没?马小东你看什么呢!

马小东: (情不自禁){吹了个口哨} (心理)啧啧,正!真叫个正!

 

{耳光声}

 

燕妮 :马小东,我们完了!你个没良心的活该天打五雷轰!!

 

{高跟鞋.远走的脚步}

{几个闷雷,瓢泼的大雨}

 

马小东: 老天爷真TMD应景,正在思考用什么法子把燕妮哄回来,正前方的天上突然跳下一个刺眼的光球,直向我的小奇瑞飘来。靠!不会这么灵吧,不过看了两眼吹个口哨,至于么~亏我五讲四美三热爱活了二十多年~

 

(雷声巨响)

 

马小东: (心理)我不相信,绝对是老天爷哪里出错了!(回音)

 

 

场景二:阎王殿

 

科长: (谄媚地微笑) 确实是出错了。 (咆哮) 你俩个傻X!干了几万年犯这种低等的错误!那个XX长的X公子开的是个黑色的宝马。你们居然劈个豆青色的奇瑞!黑色!豆青色!~~色盲了么?!!奇瑞跟宝马是一个档次上的么!

马小东: 老爷子,劈错了就送我回去吧。趁着我还没给送进太平间。

科长: (笑容越发谄媚) 小兄弟,实在不好意思。我们是阎王殿的天谴科,就是替天行道惩治人间不能被惩罚的恶人……”

马小东: 这个我刚来的时候你就跟我介绍了。

科长: 我们本来要劈的是那个诱奸杀死十几个少女的XX长的X公子,因为你的车就在他的车的前头,一个失误就……” 

马小东:这个我也搞明白了,我不介意,只要送我回去再添点财运桃花运做补偿就好。

科长:(干笑)天打五雷轰是天谴科最重的刑法,它的厉害之处,在于,瞬间,让人,尸骨无存……”

马小东:哎呀,我都明白,但是时间宝贵,还是先让我回~~~(忽然明白过来)尸骨无存?!!!

科长: (干笑)小兄弟……不好意思。

马小东:我靠!

科长: (干笑)小兄弟.跟你打个商量,送你下去投个绝世好胎,怎么样?

马小东: 那可不行!(心理)妈的,老子从个奶娃娃长到这么大容易么!几十年的辛苦说毁就毁哪那么容易!

科长:呃……

 

(走过去两步)

 

{一阵热烈的讨论..音效:叽里咕噜叽里咕噜}

 

科长: 那就把享尽天福折了寿数的好躯壳给你一个还魂?

马小东:( 毫不含糊)   成交! 必须有钱英俊家世显赫桃花绵绵。

 

{查找中..翻书的声音}

 

科长: 小兄弟,这个不错,美国XXX集团的总裁,著名的帅哥,还有好莱坞女明星的情妇。

 

{把书接过来,翻页一看}

 

马小东: 靠!今年六十九了,送我去三年下地?!要年轻的!

 

{查找中..翻书的声音}

 

科长: (叹气) 符合条件的,也只有这一个了。

马小东 :身份。

科长: 大兴天朝的泰王爷。

马小东: 大兴天朝?我怎么没听说过?

科长:史书上没记载的多了去了。

马小东:姓名年龄呢?

科长:柴容,二十一岁。

马小东: 其他的?

科长:(诚恳,清清喉咙) 相貌英俊世间少有,位高权重,身边美色如云,而且昨天才新勾的魂,躯壳新鲜你去还魂保证绝不后悔。快点考虑,等到尸体进了棺材就来不及了。

马小东:( 踌躇,考虑) 好吧.

科长: (大喜) 来来,赶紧去,我亲自送你还魂。

 

{脚步,井水的水声}

 

科长:你看你看灵棚里纸一烧完就要钉棺,快点下去!
马小东:(忽然想起)这个泰王爷柴容是怎么死的?
科长:(支吾)作孽太多被人在……那个..给……”

马小东: (警觉)什么?

科长:(大吼)啊!!要烧到最后一捆纸了~你赶快!! 

 

{小东被踢下去,落井水声,高空掉落风声}

 

 

 

场景三:王府

 

{一阵哭嚎声}

 

苏衍之:也差不多了,这就钉棺罢。

马小东:(心理)钉棺?!我好象听见钉棺?!

小顺: 可是,时辰还没到……”

苏衍之: 要死的人还计较几个时辰么?我也想早点上路,钉棺罢。

 

{棺材木板咚咚响了三下 }

 

小顺: 时辰到——————”

马小东: (心理)妈的,当真钉?!笑话!老子好容易找了个绝世好躯壳还魂,还没享福就要闷死在棺材里再做一回冤魂?!

 

{一头顶开棺材的巨响}

 

马小东: (大喊) 不要钉!我又活了!

 

{顿时一片寂静}

 

{瓦盆等各种物品咣铛落地}

 

小顺: 不好了!~~~小王爷诈尸了!!

 

{人声混乱,脚步杂乱地向外跑}

 

小全: 快来人呀!~~~快找道士~~~时令不好~~~~小王爷诈尸了!!!

忠叔: 救命啊!~~诈尸!!~~~小王爷诈尸了呀!!

 

马小东:{跨出棺材}

 

小顺: {跪下,拼命磕头,恐惧}小王爷,小王爷~~奴才知道你死的不甘心~~冤有头债有主~~小顺平时对您是最忠心的~~~皇上已经下令~~~今天下午就在你坟前把汪瑞凌迟处死~~~公子们全都随着你殉葬,你就安心的去吧~~~~安心的~~~

马小东: (干笑) 不要怕,我不是诈尸。我又活了。不信你摸摸我的手是热的不是凉的。

小顺: (哀嚎) 啊~~~~~{飞奔而去}

马小东: 妈的,怎么搞成这样!

苏衍之: (不冷不淡不急不缓) 王爷忽然还魂,下人们没有见识,害怕也是情理之中,王爷不要怪罪。

马小东:你相信我是活人?!难得你第一个相信我,请问贵姓?(突然感到说错话)呃……{干咳,干笑}想必你一定认得我,能不能劳驾告诉我,我是谁?

 

马小东:   小顺告诉我,泰王爷柴容是大兴王朝最小的七王爷,跟皇帝一个妈的嫡亲弟弟。小顺是小王爷的心腹。贴心窝子的心腹。小顺正在帮助失去记忆的小王爷了解往事。失去记忆的小王爷当然就是少爷我。
   我用平生的智慧糊弄住跟我说话的那位弟兄,让他相信一件事情,小王爷死而复生,而且失忆了。苏公子像个说话算数的,他一句话抵我一万句。于是所有人都相信小王爷是醒转复活,不是诈尸。于是便成了今天这种局面,我是王府失忆的小王爷。

  
大兴王朝,老皇帝原本共有皇子十四个,新皇帝登基前挂掉三个,登基后挂掉四个。剩下七个封王。福宁仁康端安泰一一排序,柴容年纪最小,封了泰王。
   不过所有人讲的泰王爷旧事都十分笼统。分明遮掩着些事情不让我晓得。回想天谴科长的那句不明不白的话。我大概猜到泰王爷柴容不是个什么好东西,反正老子有的是时间慢慢搞清楚。


 

场景四:王府大厅

 

{夜半虫鸣蛙叫}

 

{脚步声,奉茶}

 

 

小顺: 王爷,请用茶.

 

{端茶,喝茶}

 

马小东: 对了。那位苏公子,是本王的什么人?

小顺:(暧昧)苏公子么?同王爷可亲近的很。可惜王爷不记得。

 

 

小顺:王爷,风凉露水重,回房歇息罢。

马小东:{脑中电光一闪}(心理)别的不可求,小王爷至少还有样安慰。

马小东:(叹气) 长夜漫漫,孤灯冷被,寂寞难睡啊。
小顺:王爷这些天都没找人侍寝,今天晚上传一个过来?(小顺伏到小东耳边)不知王爷要  

       传哪一个?

马小东:(心理){惊喜}哪一个?乖乖,不止一个!

小顺:{忽然伸手煽了自己一个嘴巴}奴才该死,忘了王爷……王爷,奴才还照老规矩,把签桶子拿来您自个儿选。

 

{脚步声}

 

{抽签声}

 

马小东:(心理)老天保佑,一定要是个美女。

小顺:王爷,是第二签

马小东:若水...

 

 

场景五:王爷卧房

 

{小东坐立不安,来回度步}

 

马小东:(心理)不晓得小王爷姬妾的排名,是按进门的时间,还是美貌?等下美女进门,说点什么调解气氛,总不好一开始,就干那事吧……

 

{廊外一阵脚步声,房门响了三下。}

 

{小东心跳加速,咽咽口水}

 

马小东: (喊) 进来。

 

{门轻轻打开}

 

马小东: 这么晚了……有事……

 

马小东:(独白)进来的不是若水美女,而是个年轻的男人,而且是我一看就窝火的那种唇红齿白的小白脸。吹吹就倒的细长竹杆个儿,眉清目秀的小模样。头发半批半散,袍子还风骚地半敞着怀。

 

马小东:(咬牙切齿)这位公子,天色已晚本王要睡觉了。你有事情明天再来。


{
关上房门朝小东走过去}

 

马小东:{开始不耐烦}这位公子,本王讲的话你没听见?

 

裴其宣:(微微一笑)王爷。

 

裴其宣: (缓缓缓缓)王爷,是你传我来侍寝的。王爷果然,连若水都忘了。


(愣了六秒)

 

{揪住他半敞的前襟,衣服摩擦音}

 

马小东:兄弟你是若水?

裴其宣:(展颜一笑) 回王爷,正是若水.

马小东:(呲牙笑两声)

 

{伸手拿起床上的玉石枕托,运足气往脑袋上一砸。}

 

 

场景六:阎王殿

 

科长:我说小兄弟,你这是怎么搞的?

马小东:怎么搞的?{小东拎起科长领口,衣服摩擦声}

马小东:搞了找你算帐的!我要换货!TMD糊弄老子!那小王爷是养男人的同性恋,是不是?!

科长: (瑟缩地干笑)也就这么一点子小毛病,哪有十全十美的东西呢。

马小东:一点小毛病?!这是同性恋!妈的我不干了,这事情你看着解决。
科长:小兄弟,所以说你脑筋太死,想不透彻。

马小东: 透彻?(冷笑)这玩意还要想透彻么?

科长: 唉唉,不要急躁, {科长拍拍小东肩领我,衣服摩擦音} 听我给你分析分析。那小王爷确实是个断袖,不瞒你说他其实就死在这个上头。{小东再次拎起科长领口,衣服摩擦声} 你你你先别激动,继续听我说。小王爷是断袖。谁让他变成断袖的?没有人,他是断袖因为他高兴是断袖

马小东:小王爷是个断袖关问题什么事?!

科长:{科长拍拍小东肩领,衣服摩擦音}小兄弟,你是断袖么?
马小东:(激动)老子断你祖宗!
科长:
这就是喽,小王爷是断袖,不怨天不怨地,没人逼他。现在你是小王爷,你不高兴

    断袖就不断袖,没人管得住你。我说的有道理没?
马小东: 嗯...有那么几分在理。

科长:一个泰王府,二十来个男宠。当年柴容弄来不过一句话的工夫。你弄走不也是一句话的工夫?权力难得啊,小兄弟!

马小东:科长,人才!
科长: (大喜) {拉起小东,衣服摩擦声}那还犹豫什么,赶紧回去。

马小东:且慢。我要搞清楚,柴容一辈子干了什么事情。

 

马小东:科长大叔给我看了柴小王爷二十年的人生史。简单说就是一部搜刮掠夺男色的奋斗史。一岁断奶两岁认字,十三岁就开始断袖,一路断到二十一,共搜刮了一十九个男宠。每一个背后都有一段血淋淋的故事。为了凑齐二十个整数,最后断到朝廷新榜的探花郎头上。威逼利诱不成,结果被探花郎勒死在床上。妈的,这小子被勒死,真是便宜透了!

 

 

 

场景七:王爷卧房

 

张公公:快!——快去通报~~~七千岁醒了~~~

太后: (温柔){声音由远而近}张公公,你可不要糊弄哀家,王儿~~王儿他当真醒了?!

马小东:(刚醒的呻吟声)

太后:{扑到床边}(号啕大哭)我的儿啊!你总算是醒了,可吓死哀家了!!

马小东:(心理)不好,这女人是小王爷的亲娘太后。

马小东:(佯装虚弱){小东半撑起身的衣服摩擦声}母后~~

 

{小东被太后搂进怀中,衣服摩擦声}

 

太后: 你个小畜生~~你是不是诚心要吓死哀家!
太后:(哭腔)“……哀家早叮嘱过你,那些个不三不四的东西不要养在府里头。 (叹气)哀家  

已经吩咐刑部,把裴若水打进死牢。那个汪瑞也在里头关着。留着等你大好了,你爱怎么杀就怎么杀。

马小东: {从太后怀里挣扎出来,衣服摩擦声} 母后,把那两个人放了罢。

太后:什么?王儿,你是不是头疼,哀家叫御医来给你瞧瞧。
马小东: (端正神色,无比郑重)儿臣是认真的。母后,儿臣经过这两次生死历练。充分认

    识了以前的错误。我以前真是做恶多端,死有余辜。

太后:王儿,你为什么……
马小东:(长叹)一切都是天意……我作孽太多,本该天打五雷轰。幸亏老天慈悲,让我重  

回人间改过自新。

       (心理)天打五雷轰~~~哇哈哈,老子当年没进演艺圈,没去搞传销跑保险,真是浪费!
马小东:
母后,为了儿臣能有个新的人生,你就把那两个人给放了罢。
太后:王儿啊~~,哀家~~哀家~~吃斋念佛了十几年,终于看到你回头了!!~~~~张公公,  

传哀家懿旨,三天之内,京城上下不得杀生,不动荤腥,给小王爷祈福谢天!
马小东: (心理){咒骂}天杀的老徐娘。走都走得不让人安生.三天不动荤腥,连去外头偷吃 

的后路都断了我的!

 

 

 

场景八:王府饭厅

 

马小东:(独白)皇家的办事效率奇高。当天晚上,羽翅燕窝大鱼大鸭全换成了青菜萝卜皮~,靠! 老子又不是兔子!

 

马小东: (叹气)

小全: 禀告王爷,仁王爷来访...

仁王: (打断)我说老七呀,自个儿在里头偷吃什么好的呢?

马小东: (心理)嘿, 这仁王爷倒有几分意思,搞不好是个朋友!

马小东: 小桂小钟,给仁王爷盛碗白粥,装碟子苔干尝尝。

仁王: (往饭厅的太师椅上一坐) 别,别。三哥可没福气吃那个。给我碗茶罢。

仁王: {喝茶}老七啊,你来来回回鬼门关里两趟折腾可够厉害的。做哥哥的今天来看看你,恢复的怎么样了?

马小东: 这不正坐着呢,三哥你看怎么样?

仁王: 不错不错,除了额头上那个包,其他都不错。我早说你这样的人到了阴曹地府也得让阎王给踢出来。怎么着?被哥哥说中了罢?今天晚上 我跟老五在宫里头陪皇兄下棋。结果太后从你这里回去就拉着皇兄的袖子大哭,说你开窍了,向善了。我一听心里跟油煎似的,赶紧过来瞧瞧,我的七皇弟怎么个向善法?

马小东: 阿弥陀佛,三哥。万物有灵,众生平等。你以后还是不要斗鸡,白白葬送可怜的鸡的性命!

仁王: (一愣){拍桌子}

马小东&仁王: (同时大笑)

仁王: (笑着说)老七,有你的!还真有模有样。 (忽然正经)其实三哥今天是来跟你商量个事情。听说你从今再不碰男色了。不如把你府里的裴若水给三哥罢。

马小东: (心理)乖乖,只知道古代轻视妇女,没想到老爷们也这么不值钱。听仁王的口气,跟同我讨碗茶喝似的。就算裴若水是个男宠,也太……

仁王: (大笑)瞧瞧你心疼的小样!你那点能耐也只能哄哄太后。皇兄一早就看出来你是舍不得裴若水,探花郎没吃到嘴心里不甘。特地让我来告诉 你,明天亲自去死牢里把两个人接出来。

马小东: (干笑) (心理)靠!算老子刚才把话放大了。戏真不是好演的!

仁王: 皇兄可什么都替你考虑到了。之前的事情,只说是你跟探花郎酒后斗殴。汪瑞误伤泰王爷,开恩免死罪。贬到你府上做下人。太后还让人暗中盯着汪家全家。他要是寻死觅活,立刻抄汪家满门。

马小东:(心理)亲娘啊!人说封建社会黑暗,也太黑暗了吧!

仁王: 明天你赶紧去宫里跟皇兄谢恩。汪瑞进了你的手,也别玩儿的太过头.

仁王:{从太师椅上站起来, 甩甩袖子}时候不早了,我先回去了。

仁王: {伸手在小东肩上一拍}(低声)明儿晚上我跟老五再来看你,带些鲜食同你吃酒。别给白粥再憋出失心疯来。

马小东:( 感动){重重一拍仁王爷的肩头}三哥,够意思!

 

马小东: (心理)皇帝跟太后都是厉害角色。我装小王爷穿帮顶多一刀下去,奈何桥上跟科长拉拉关系,一个有钱家的奶娃娃从头再来。但是现在,王府里加探花郎二十个男宠同上下仆役百来号人的性命都在我身上。算了,先走一步算一步吧。把两个人先接回来再说。还要对付皇帝跟其他几个王爷……妈的,伸头一刀缩头一刀。老子豁出去了!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场景九:皇宫,暖心阁

 

{进殿,脚步声}

 

马小东: 皇兄.

皇帝: (含笑)七皇弟免礼。

马小东: 昨天三皇兄找我说了皇兄旨意,臣弟感激不尽。

皇帝: 看来,皇弟经过生死大劫稳重不少。说话都越来越拘谨了。

马小东: (干笑) 皇兄事务繁忙,没别的事情臣弟先告退了。

皇帝: 也罢,你接了人,回去多养养元气。日后进宫,再跟朕好好叙叙。

马小东: 那臣弟告退了.

皇帝: 且慢.

马小东: (心理)呃~~~难道老子道别不够地道,露馅了?

皇帝:(一笑) 今儿朕就饶了你。日后再同你算帐。害朕跟皇后嫔妃,都陪你喝三天稀粥!

马小东:(心理) 靠!为这!吓死老子了!

马小东: 回头臣弟一定搞几样新鲜的小菜,陪皇兄喝酒!

 

 

场景十:王府

 

小顺: (笑嘻嘻)王爷,那个姓汪的已经收拾干净了。在南院厢房呢。王爷,现在过去?

 

{急忙起身大步向前走}

 

小顺:{推开厢房门}王爷,奴才已经吩咐其他人,今儿一天不准接近。奴才先告退了。

 

{关紧房门}

 

汪瑞:柴狗,有种你就杀了我!

马小东: (心理)娘,娘啊~~~~怪不得小王爷明目张胆在大街上抢探花。这小样儿我要是个断袖也绝不放过。兄弟,好好的你为什么要长成这样!

汪瑞: 柴狗!士可杀不可辱!朗朗乾坤,天道自有常纲!你秽乱淫逸必遭天谴!有种你就杀了我!

马小东:(正经) 汪壮士,有话咱好好说……”

汪瑞:( 鼻子一哼) 人与畜生,焉有话说!

马小东: (心理)妈的!小白脸果然是个书呆子。

马小东: {拖把椅子坐下}汪壮士啊,本王今天,是来跟你负荆请罪。以前,本王丧尽天良猪狗不如。经过这次生死大劫,本王什么都看开了,决定浪子回头,回头是岸,放下屠刀,立地成佛……总而言之,本王不会再为难你~~~

汪瑞: (仰天长笑)哈哈,豺狼膳素,虎豹念佛?哈哈!

马小东: 汪兄,本王今天真心诚意跟你道歉,希望你能够原谅我。以前不愉快的事情,大家一起忘掉它。

汪瑞: (狂笑)忘掉?哈哈哈!柴狗!你用不着惺惺作态。我汪家满门性命在你手里,如今只得任你摆布。有种你放了我全家,要杀要剐冲我一个人来!

马小东: (叹气)(解绳子声)(心理)妈的,老子看起来就那么像变态么!

马小东: 汪公子,信不信由你。老子不是以前的变态小王爷柴容,老子今生,只爱美女!你全家在太后手里扣着,我一时弄不出来。你先将就在这里  住几天,等太后放了你全家,我立刻放你。老子讲话天地良心,你爱信不信!

 

 

{走出房间,大声甩门}

 

 

马小东:(感叹)不知道天黑以前能不能摸回去!

苏衍之:王爷在自家院子里,怎么也迷路了?

马小东: (哈哈一笑)苏公子,好久不见!

马小东: (心理)比起刚才我见的那位娘娘腔的汪探花,这苏公子倒更像个读书人。谁能想到这位文质彬彬的苏公子,居然是小王爷一十九个男宠的第一人?啧啧,可叹啊!

 

苏衍之: (声色不动)王爷今天可大安了?

马小东: 好的很好的很。苏公子,多谢您操心了。对了,我看你手里拿了本书。想来是今天天气好,苏公子没其他事情做,出来看书解解闷。是不是苏公子?

苏衍之: 王爷还是照平常直接称呼衍之,这样喊,衍之愧不敢当。

马小东: (心理)呵呵,老子在肚里打了无数遍草稿,等的就是你这一句!

马小东: 其实,我是不晓得该怎么称呼你好。衍之,苏衍之。

 

 

马小东:苏公子,你对借尸还魂有什么看法?

苏衍之:衍之也不知道,该如何对待王爷。王爷从棺材里还魂,灵棚里失忆,昨天开始从善,似乎什么病症都好了,言行举止又完全换了模样。现如今四下无人,王爷能不能给衍之个解释?

马小东:话到这个份上,大家摊开了说!王府上下,只有你一个明白人。兄弟我明人面前不说暗话,说了你也别不信。我确实不是你家小王爷。我叫马小东。被阎王殿管天谴的天打五雷轰劈错了。借你家小王爷的壳子还魂来享福的。

 

隔半响

 

苏衍之:王爷,您身子还没养好。还是先回去歇着。话到衍之这里,止了罢。若出了乱子,怕谁也招架不住的。

马小东:苏公子,你到底听懂了没有,我说真的。不明白我再给你解释解释。

 

苏衍之:衍之昨天听说,王爷从今有心向善。须知道向善的第一步,便是言谨行端。王爷天赐尊贵,言行举止均在众人眼里,更不能出半点差池。

 

马小东:(心理)老子是个傻X也听得出姓苏的在暗示我。聪明人有聪明人的毛病,讲话嘴里塞个鸭蛋,绕着舌头说。

 

苏衍之:王爷日后真的向善从新,若有什么要衍之帮忙的地方。尽管到东苑吩咐一声,衍之一定……

马小东:我说苏公子,你直说愿意帮我的忙不就结了?绕来绕去的累不累!

 

马小东:(微微一笑)你放心,我不是傻瓜。实话我只跟聪明人讲,绝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。兄弟我绝对是个大大的好人。你以后慢慢会知道。日后大家是朋友,有什么要我马小东帮忙的,尽管说。讲话也别那么客气,我听着怪累得慌。

苏衍之:(苦笑)公子真是快人快语。

马小东:(大笑)我最喜欢人说我爽快。没人的时候就喊我小东,我也喊你衍之,怎么样?人前面当然样子要装足,

 

{板起脸整整衣服}

 

马小东:(板起脸)衍之,本王的话,你可同意?

苏衍之:{苦笑}我,恭敬不如从命。

 

马小东:(心理)大功告成!

       (干笑)对了,能不能跟我说,回去的路怎么走?

 

苏衍之:王爷请随我来吧

 

{几个人嘀嘀咕咕}

 

小顺:王爷,苏公子。

苏衍之:王爷,没别的事情衍之先告退,请好好安歇。

 

{进屋上茶}

 

小顺:王爷不是在南院怎么又到东苑……

马小东:(漫不经心)啊,从南院出来天还早。我想着这几天都没看见衍之了,就顺路过去瞧瞧。结果忘了时间,一直耽误到现在。

小顺:(两眼发光)王爷龙马精神,小的佩服!

 

马小东:(忽然反应过来。一口茶呛在嗓子里,喷~~~~)

 

马小东:(独白)小顺一句话,搅和老子一夜没睡好。

       那句话给我一个清醒的提示:务必来一场大刀阔斧的改革,否则我马小东在天下人眼里,依旧是变态的断袖小王爷柴容。

 

 

 

场景十一:王府院子

 

马小东:去各院子里把十九位公子统统叫来!

       (心理)妈的,老子改革,雷厉风行周到全面!

小顺:(踌躇片刻,哆哆嗦嗦)王爷,您身子骨还没大好……一次十九位也太~~~~~不然~~先叫四五位过来~~~

 

马小东:(一口气噎在嗓子里差点背过去)。

       (声色俱厉)我今天有事情要宣布!统统叫过来!早饭以后在正厅集合!

 

小顺:是,王爷

 

{快步跑开}

 

马小东:(独白)我虽然了解十九个男宠背后的故事,但是到今天才有幸一睹全体的庐山真面目。震撼啊!~~~震撼啊!~~~一十九个一一望过去。柳眉若黛秋水如丝,粉面桃腮弱质纤纤。哪个拎到泰国去都不用动手术的。我家燕妮整个一包黄土渣。乖乖!正数第十六那个,比椅子背只高出一个头多一点,才十二三吧,小王爷个畜生!

 

马小东:过来。

 

马小东:今年多大了?

华英雄:王爷忘记了,怜我今年十三。

 

马小东:(心理)他妈的禽兽!!真是八岁到八十岁都不放过!好好一个祖国的幼苗!还起名字叫怜我!怜我,分明是个娘们的名字!

 

马小东:你以前叫什么?

华英雄:(颤抖)回,回王爷,怜我以前叫天宝。

马小东:你姓什么来着?

华英雄:(抖)华。

 

{拍桌子}

 

马小东:从今天起,你叫华英雄!

华英雄:(精神振发)王爷?!

马小东:(心理)看,名字的作用多么巨大。

         华英雄,明天我请个高手过来教你练练棍棒拳击。把身体锻炼结实。现在我还有话要跟大家讲,你先去找张椅子坐。

  

马小东:你们也坐啊。

 

{齐齐拉椅子声}

 

马小东:咳咳~~同~~

       (心理)乖乖,一得意差点说出同志们

       咳~~各位,本王今天召集大家来,有个事情要宣布。

 

马小东:大家可能听说了,本王经过这次的生死劫难,对自己以前犯下的种种错误,有了清醒的认识。以前的柴容,真是罪大恶极,恶贯满盈,死有余辜。所以,我决定,从今天起,实行改革。

  

{小声窃窃私语}

 

马小东:以前,我对你们做了不可饶恕的事情,不敢企求各位的原谅。从今天起,诸位都是自由的人。想要什么补偿的尽管开口。想离开的,尽管离开。王府不会再对各位以及家人做任何为难的事情。

马小东:如果需要什么,只管提出来,我会尽所有能力,帮助各位。

 

裴其宣:王爷,

       是不是,王爷想让我们出府?

 

马小东:这样解释也行。

 

{忽然站起一个人来}

 

晨风:王爷,晨风逾越,想问一句话。

马小东:(心理)晨风?我还晚风咧!等下老子再给这一位想个好名。

       请讲。

晨风:王爷刚才说不再为难我们的家人,可是当真的?

马小东:当然,本王说话,一言九鼎驷马难追!我还想……

 

晨风:王爷如此说,晨风别无他求,先告退了。

 

{纷纷站起来,走了}

 

马小东:怎么搞的?

苏衍之:王爷,一时解释不清,我先跟去看看,别有什么事情。

 

{脚步离开声}

 

马小东:(心理)难不成我讲的事情叫他们兴奋到难以接受?要回去先消化一下?苏衍之说别有什么事情,靠!难不成还能乐出病来?

 

{喝水}

 

马小东:(心理)对了,那个晨风,改成什么比较好?狂风?惊雷?霸天?

 

小顺远处跑来

 

小顺:王爷——王爷——不好了——出事了——”

 

{放下茶碗声}

 

马小东:什么事情,你连吼带叫的?

 

小顺:(气喘吁吁):王爷,苏公子让小的赶紧来通知您,不好了!院子里~院子里出事了!裴公子跳了望星湖,三公子四公子喝了鸠酒,八公子抹脖子,十一公子上吊,十三公子十四公子……总之,总之,您先去内院看看罢!

 

马小东:怎么会这样!

 

{两人跑过去}

 

马小东:为什么会这样!!

       (心理)跳湖一个,跳井三个,上吊六个,抹脖子两个,磕药四个,外加一个撞墙的。除了华英雄跟苏衍之,一十七个人,没有一个囫囵的。

 

马小东:(长啸)为什么!这一切是为什么!!!

 

马小东:裴公子!裴公子!

裴其宣:(奄奄一息)咳咳。。我裴其宣污秽一世,想干干净净死,也不能够。王爷,求你开恩,给我个了断罢。

 

马小东:(心理)靠!他跟那三个跳井的约好的,连台词都一样!

 

马小东:惜楚公子,惜楚公子!

惜楚:王爷,你何苦救我。”“王爷,求你赏惜楚个干净,也省得王爷麻烦。

 

马小东:(心理)与其他五个上吊的,口径基本一致。

  

惜楚:咳咳~~~连天都不收我,王爷,求你……

马小东:1。。。2。。。3。。。

 

 

马小东:晨风公子脸上会留疤不会?

郎中:王爷放心。您忘了?当年苏公子拿刀子把脸划成那样,不都被老夫医回来了?

 

马小东:你这是何苦?

晨风:(有气无力)王爷。”“王爷又何苦非要让我活着。给我个痛快,王爷也省得麻烦,岂不是大家干净?

马小东:(心理)我靠,老一套!

  

{推门声}

 

马小东:苏公子,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?

苏衍之:公子,你怕不怕死?

马小东:怕死?!当然不怕!

苏衍之:人怕死因为对人间有依恋,有牵挂。没牵挂,生死皆无所谓。

  

苏衍之:你不知道什么叫做出府吧?

马小东:我放他们自由,不叫出府么?

苏衍之:主子把男宠妾室玩腻了,有的转赠他人,有的转给妓院,叫做出府。

 

马小东:天地良心我是真心放人~~话也说清了,随便离开不为难家人……

 

{煽自己一嘴巴}

 

马小东:(心理)靠!还想不明白么,就是因为说不为难他们家人,这帮子人才觉得生无可恋,无牵无挂,想早死早解脱。

 

马小东:我本来是好意……

苏衍之:(轻轻一笑)我知道,不过我们这样的人,今生今世,哪里还有办法在太阳底下抬头做人。

 

苏衍之:其实在这世上能活得久些也好,好过在阴曹地府见着不想见的人。

 

小顺:王爷。

马小东:又什么事情!

小顺:{嘻嘻笑}没别的事情。王爷,十七位公子都没大碍了。

马小东:废话!老子早八百年就知道十七个人没事了。有事直说!

小顺:(低头)王爷,几位公子这一闹腾,身子都虚的很。大夫开方子说要多进补。尤其是八公子跟十五公子还有十九公子,失血多,要大补。

马小东:那去吩咐厨房,多弄些有营养的东西。什么人参燕窝,鱼翅鲍鱼……

小顺:王爷您忘了?太后懿旨,大斋三天。才过了两天……

 

马小东:蠢材,上有政策下有对策。不让明着吃,不会偷着煮?!

小顺:可是,这几天集市上半个卖肉的都没有~~~

马小东:(冷笑)没有黑市?(心理)我不信全京城的老少爷们当真陪太后吃三天青菜萝卜皮。

 

小顺:小的还有个事情请王爷示下。

马小东:讲。

小顺:王爷,那个姓汪的还在院子里关着呢。

马小东:别关着了,让他出来放放风,如果偷着跑了就跑了,不要追究。

小顺:王爷,那姓汪的从昨天起什么都不吃,送去的饭全砸了。要不,王爷您再亲自去瞧瞧?

马小东:送饭过去,不吃也要让他吃!告诉汪瑞,如果不吃~~~

       王爷我杀了他全家!

 

 

场景十二:王府寝室

 

马小东:来人!

小顺:王爷有何吩咐?

马小东:你,服侍本王回去更衣。再去给我拿几张银票来,越多越好。

小顺:王爷,您出门好歹点个人带着。

马小东:(拉下脸)本王出去散散心,晚上再回来。谁敢跟我砍他的头!

 

 

场景十三:茶馆

 

{喝茶,曲子声}

 

京娘:公子要不要听支曲子?

马小东:(眉开眼笑)要,要!

京娘:(盈盈一笑)公子想听什么曲子?

马小东:姑娘弹什么我都爱听。

京娘:(笑笑)那我给公子弹一支秦桑曲可好?

马小东:好,好。

 

{弹奏}

 

马小东:不错不错,不知可否请教姑娘芳名?

京娘:承蒙公子抬举。奴家本姓陈,小名京娘。

马小东:哦,京娘,好有韵味的名字。我姓马,马小东。你家住哪里?

京娘:奴家祖籍江苏慎城,现居京城。

马小东:是不是你家中有困难,才出来卖艺?

京娘:(低头轻笑)

 

伙计:公子,能不能跟你打个商量?

       公子,那边的公子想坐这张桌子,能不能通融挪一挪?

马小东:让他去别处坐。

 

伙计:(点头哈腰):公子,别处都没空位了。能不能请您通融一下,去跟那边那位客人一桌?我们少算您茶钱。

 

{折扇啪的一合}

 

马小东:你看我像个掏不起茶钱的?

伙计:(赔笑)小的不是这个意思...不然这么着。小店地方小,二位都委屈一下,二位公子坐一桌,成么?

 

{拉开椅子声}

 

符卿书:弹支曲子来听听。

京娘:公子想听什么曲子?

 

{折扇刷的一展}

 

符卿书:随便罢。

京娘:(盈盈一笑)那我给公子弹支咏春曲可好?

符卿书:

  

京娘:(轻笑)

马小东:(心理)难道,她对我有意思?

符卿书:怎么不弹?

京娘:(再轻笑)

马小东:哈哈哈

       (心理)难道美人因为我看这小子不顺眼,不做他生意?

京娘:马公子,方才的曲子钱……

 

马小东:呃...咳咳

 

{拍桌子上一张银票}

 

马小东:拿着

京娘:(笑笑)公子这是跟奴家顽玩笑呢,一千两的银票奴哪里找的起。

马小东:不用找了,姑娘不嫌弃,请拿去用罢。

 

马小东:以后我天天都来喝茶,如果有什么困难,只管跟我说。

京娘:(嫣然一笑)多谢马公子。今后马公子过来,只要不嫌弃,京娘愿意日日为公子效劳。

 

{一曲弹完}

 

符卿书:萍水相逢,便是有缘。敢问兄台贵姓?

马小东:免贵姓马,马小东。小兄弟贵姓?

符卿书:鄙姓符,双名卿书,小字慎疏。

       马公子贵庚?

 

{折扇声}

 

马小东:今年二十有一。

       符公子今年十几?

 

{折扇声}

 

符卿书:““也将二十了。

马小东:(含笑)才十九,符公子真是风华正年少啊。

符卿书:马公子家乡何处?

马小东:要说我家,那可远了。不过暂时在京城住。符公子看样子是京城人。

符卿书:马公子有空,如不嫌弃,可以到岁昌街寒舍坐坐。马公子刚到京城没多久罢?

马小东:不错,刚来了几天的工夫。

符卿书:(淡淡地笑)怪不得兄台不晓得刚才弹琴的女子是教坊里的调琴娘,还慷慨解囊,问她是不是家中有什么变故。

       {略带嘲讽}马公子的银子,花的委实冤枉。

 

符卿书:{干脆利落}马公子,在下有事情先走一步,改日再叙。

留言

发表留言

引用


引用此文章(FC2博客用户)